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之道:思想衍变、监管改革及对国内银行的启示

原标题: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之道:思想衍变、监管改革及对国内银行的启示

流动性风险管理是银行正常经营最重要的基础和保障。经过多年发展,国内银行业流动性风险管理得到了蓬勃发展,但与国际先进银行相比,仍存在多方面的差距。未来随着国内银行业开放步伐的加快,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将显得更加重要,并成为商业银行应对冲击的最重要保障。

银行流动性管理思想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而不断改进,逐渐趋于完善。总体来看,银行流动性管理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资产流动性管理阶段是从银行成立之初至20世纪60年代,以非流动性资产转换为流动性资产为中心思想。

该阶段,银行负债途径比较单一、被动,主要以存款为主。此时的流动性管理方法是持有一部分现金资产和一部分具备较高流动性的资产,该方法风险较小,但存在较高的机会成本,不利于银行的业务发展。

这一时期,全球金融业尚未建立统一的监管体系,但大萧条的发生促使部分发达国家开始对金融体系进行监督管理。

20世纪60年代以后,金融市场得到快速发展,新的融资工具不断涌现。同时,随着各国央行基准利率的不断下调,货币市场资金成本大为降低,银行开始通过批发资金满足流动性需求,甚至有些银行通过借入短期资金来投放中长期贷款。

这种同业负债增加了银行流动性管理的不确定性,导致市场紧张时,银行无法拆入资金,从而难以兑付到期负债。这期间,美国大陆伊利诺银行的倒闭引发了市场的震惊,也引发了学界对负债流动性管理方法的反思。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金融风险的加大,资产负债流动性综合管理的方法开始逐渐受到重视。

该阶段的管理思路主要是从资产和负债期限错配对流动性进行综合管理。通过对资产和负债各个项目剩余期限的研究,在保证利润最大化的前提下,调整资产与负债数量和期限配置结构,保证流动性安全。

此后,资产证券化和贷款出售等业务得到逐步发展,流动性风险逐渐波及多个市场,监管体系也随之成型。

20世纪80年代以后,受全球金融监管放松影响,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速度明显加快。该阶段流动性风险主要呈以下三个特点:(1)表内蔓延至表外。(2)跨市场间传导效应增强。(3)全球化蔓延趋势明显。

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银行倒闭潮,促使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危机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定期发布金融稳定性报告,从监管角度分析流动性风险对系统性风险和金融体系稳定性的影响。2010年9月,巴塞尔委员会正式发布了巴塞尔协议Ⅲ,提出了资本监管和流动性监管并重的原则。

总体来看,当前国内外所处的流动性风险管理阶段是表内外、境内外统一管理的阶段,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冲击因素更加复杂和多元,管理难度远超过去。但与此同时,国际上对于流动性风险的监管体系和手段也在不断丰富完善,并逐渐形成了以巴塞尔协议Ⅲ为基础的全球银行业流动性风险管理框架。

巴塞尔协议Ⅲ(下文简称协议)对原有的银行监管体系和标准实施了全面改革,除资本方面的改革外,还引入了流动性标准和相关监管指标等新措施,主要包括以下两类:

协议主要引入了流动性覆盖率(LCR)和净稳定资金比例(NSFR)两个监管指标。

LCR主要衡量压力情景下未来30天的流动性风险,等于“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未来30日净现金流出量”;NSFR衡量中长期限的流动性错配风险,主要以6个月为期限分类间隔,等于“可用的稳定资金÷所需的稳定资金”。协议对上述两个指标规定的达标值为大于或等于100%。

总体来看,LCR主要从现金流量表的角度衡量资金缺口的覆盖程度;NSFR则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计量权益和负债的流动性能否支持资产业务的发展。

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凸显了流动性压力测试的必要性。协议更加突出了压力测试对流动性风险管理的必要性,并提出监管当局不能过度依赖银行内部模型。而应以宏观审慎为原则,重点关注全银行体系的流动性风险传染反馈效应,同时,要求银行压力测试能够充分反映其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大小,并确保其根据压力测试结果建立相应的应急预案,保证拥有稳定的融资来源。

整体来看,协议为全球银行业流动性风险管理奠定了基础,已被国际主流经济体监管当局接受并得到推广。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整体上把协议作为流动性风险管理框架,并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和应用。香港银行业面临着来自于全球的竞争压力,承受的流动性风险更高。整体来看,香港银行业在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更加成熟,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香港大型银行通常采用法人治理结构,董事会作为银行风险管理的最高领导机构,下设首席执行官。

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由资产负债委员会负责并直接向首席执行官报告,资金交易部、证券交易部等对流动性易造成较大影响的业务部门以及财务部、风险部等,对流动性风险状况具有重要影响的部门,均由该委员会统筹负责。

这有利于流动性风险的全面管理,提升流动性风险管理意识,缩短应急反应时间,增强流动性管理效率。

受香港整体金融环境影响,香港金管局非常注重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银行监管制度。香港流动性监管法规主要包括:LM-1流动性风险监管制度、LM-2稳健的流动性风险管理制度及管控措施,以及BLR-银行业规则(流动性),其中对于指定为第一类机构的银行按照LCR(2019年1月1日后不少于100%)和NSFR(不少于100%)指标进行监管,第二类机构按照LMR(每月平均不少于25%)和CFR(2019年1月1日后每月平均不少于75%)进行监管。

此外,金管局倡导风险为本的监管制度,鼓励全面的风险管理手段和信息披露标准,并强调对操作风险的监察。2010年,金管局专门成立银行从业人员诚信和操守监管部门,主要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和操作进行全面监管,将操作风险降至最低。

可靠的流动性风险管理信息系统,强调对流动性实施持续性且具有前瞻性的专业化管理

根据金管局的相关要求,香港银行需建立可靠完善的管理信息系统,协助银行机构实施动态流动性风险管理。

流动性风险管理通常涉及大量的资金管理、限额指标计算、现金流分析、压力测试、流动性报表等流程,对数据的及时性和准确性要求非常高。因此,建立一个可靠完善的流动性风险管理信息系统,对于实现流动性风险的专业化管理显得异常重要。

当前国内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整体较为薄弱,流动性危机意识较为匮乏。1998年,海南发展银行因流动性危机而倒闭,引发全国广泛关注。此后至今20年,国内未再发生此类银行倒闭事件。

在追逐利润的过程中,银行机构对于流动性危机意识有所淡化,主要体现在银行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不断增加。

同时,当前国内银行内部流动性管理组织架构总体呈现出结构单一、职能简单的特点。主要以流动性指标监控和报送为主,缺乏直接有效的调控手段,导致关键时刻难以有效发挥流动性统筹管理的作用。尤其是对于中小银行来说,不仅缺乏较强的流动性危机意识,整体期限错配风险更高;而且流动性管理架构更加单一,流动性内生管理风险较高。

国内银行业整体仍处于规模扩张的阶段。规模扩张期,银行以业务发展为首,流动性风险管理为辅。

未来,随着银行业对外开放步伐的加速以及国内宏观经济的持续下行,银行业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将逐渐增加,因此银行应加强对各业务条线的流动性风险控制,提升流动性风险管理意识,减少业务环节中潜在流动性风险。

整体来看,当前国内银行在不同程度上缺乏必要的流动性管理信息系统和专业化管理能力。流动性管理方式偏向于粗犷型,管理目标集中于监管指标达标和日间流动性安全,管理专业化水平较低。

未来,具备专业化的流动性管理将成为银行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因此,建立可靠的信息系统,提升信息处理效率,对于提升流动性管理专业性显得非常必要。

原文《国际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介绍及对国内银行的启示》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01总第207期。